山东局扶贫干部王先逵:我的结对帮扶贫困户

来源:山东局  发布时间:2020年10月16日  浏览次数:

打印

  因“贫困”我认识了他,大家的缘份也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加深。
  2015年8月至2017年7月,我受总局委派到云南省大理州漾濞县担任顺濞镇顺濞村“第一书记”。
  在两年挂职期满即将离开的时候,一贫困户抓住我的手,眼里噙着泪半天不说话,最后终于开了口:“王书记,我不会讲话,现在也不知道说啥,我只知道你是最关心我的人!也是我见到的最好的人!”这个人正是我的结对帮扶贫困户茶灯亮,我习惯称呼他“茶大哥”。
  茶大哥一家因为多方面的原因,成为该村33户建档立卡户中最为困难的一户。我第一次到他家走访时,茶大哥一家人住的是破烂不堪的危房,旁边是一个80平方米的土木结构、石棉瓦房顶没有竣工的新房框架;家里除了一个电饭锅和一台12寸旧彩电(捐赠的)外,没有其他像样的家具、家电;全家人的穿着又破又旧;厨房里有一大锅青菜大豆粥,那是他们的午餐;两个儿子,一个初中毕业,因肺结核初愈在家休养,另一个上初中三年级;茶大哥本人也因病导致右肾严重萎缩。当时我就下定决心,一定要帮助茶大哥摆脱困境。
  扶贫先扶志,扶志就是扶思想、扶观念、扶信心。我首先解决的是茶灯亮的思想观念问题。我经常找他谈话、谈心,讲国家政策,讲脱贫攻坚形势,也讲一些脱贫增收的路子。有时在村委会,有时在他家中,有时在马路边,也有时在田间地头。说得多了,渐渐地,我明显感觉有效果,茶大哥的认识水平慢慢提高了,思想观念也在变化,“等靠要”的思想逐渐弱化,自立自强、自我脱贫的斗志和决心逐渐树立起来。
  接下来,就是帮助茶大哥解决实际困难。茶大哥一家人住着危房,新房盖不起来。安居才能乐业,我多次与村镇两级领导协调沟通,争取优先为茶灯亮申请危房改造资金。几个月后,茶灯亮便领取到政府危房改造资金15000元,很快茶灯亮就搬进了新居,虽然简朴,但住起来安全、舒适。
  因为怕花钱,作为家里顶梁柱的茶大哥总是拖着不看病,我看在眼里,急在心里。每次见面我都会询问他的病情,为他分析利害关系,帮他计算经济账,动员他看病就医。在我的“游说”下,2016年5月,茶大哥终于下定决心,再困难也要先看病就医,很快住入了大理州人民医院。期间,我多次到医院探望他,与医生当面沟通他的病情,提醒医生病人是贫困户,要尽量使用能报销的药品。我休假的时候一样多次联系他的主治医生,了解病情和术后恢复状况。我还帮茶大哥协调农村合作医疗报销、大病保险报销等事宜。为了尽量减轻茶大哥的经济压力,我又向镇领导特别汇报有关情况,争取到慰问金1000元,还陪同茶大哥到县民政局申请临时救助,最终也得到3200元的临时救助金,并动员村干部向他捐助。最终,茶灯亮的病得到了医治,家里经济也没增加太多负担。
  扶贫必扶智。我经常提醒茶大哥要重视孩子的教育问题,要克服一切困难支撑孩子把学上下来,上完高中上大学,等学到了一技之长,就业就容易了,家庭脱贫就有了保障。2017年4至6月期间,茶灯亮务工单位多月不发工资,家里资金青黄不接,上高中的儿子生活费没有着落。我了解到情况后,就让茶大哥通过卖鸡给村委会的方式,帮助他解决孩子生活费问题,既没伤害到茶灯亮的自尊心,还增加了茶灯亮养鸡的积极性。每年的中秋节前后,是当地核桃收获的季节,为了增加茶大哥家的收入,我联络一些亲朋好友、同学同事直接从茶大哥家购买核桃,每年能帮助他家增收3000元,钱虽不多,但是很有意义。
  时至今日,我还经常或电话或微信联系茶大哥,了解他家的有关情况,为他出谋划策,鼓励茶大哥坚定脱贫致富的信心。现在,茶大哥身体已无大恙,上中学的孩子已经步入大学,家庭收入稳步提升,日子越过越好,越过越有希翼。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